<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>摘录


摘录
女人们知道如何生存,又如何死去,命运早已注定。由勇士们决定,也由女人们自己决定。像沙粒般数不清的选择,层层压缩,聚结成沉积物,变成岩石,知道最后化为坚固的磐石。

十年后我的理解会发生转变,我沉重的步入成年,那之后,那次车祸总会令我想起那些阿帕奇女人,想起汇而构成人一生的所有决定----人们共同或者独自做出的那些决定,聚合起来,制造了每一桩单独事件。沙粒不可计数,叠压成沉积物,然后成为岩石。

我这一生中,这些直觉一直在教导我一个道理----只有依靠自己,胜算才更大。

有时我确信上帝希望我去上大学,因为他赐给我二十八分。有时我确信自己会被拒绝,上帝会因为我的申请而惩罚我,因为我竟然要弃家人而去。但无论结果如何,我知道我会离开。即使不去上学,我也要去别的地方。从我将肖恩送去医院而不是送他回母亲身边的那一刻,家就已经变了。我拒绝了它的一部分,现在它在拒绝我。

我一直知道父亲信仰的是另一个神。孩提时我就意识到,虽然我的家人和我们镇上的每个人都去同一座教堂,但我们的宗教信仰不一样。他们信仰谦逊,我们身体力行。他们信仰上帝有治愈之力,我们将伤病交由上帝处理。他们信仰要为基督复临做准备,我们采取实际行动。从我记事起,我就知道我的家人是我认识的人里仅有的真正的摩门教徒,然而出于某种原因,在这所大学,在这座礼拜堂里,我第一次感受到巨大的鸿沟。现在我明白了:我可以选择站在我家人的一边,或者站在异教徒的一边,非此即彼,此外别无选择。

于是最后,我终于明白过来一个本来显而易见的事实:有的人反对平等的大潮,有的人必须从某些人那里夺取自由。

我已察觉出我们是如何被别人给予我们的传统所塑造,而这个传统我们有意或无意地忽视了。我开始明白,我们为一种话语发声,这种话语的唯一目的是丧失人性和残酷地对待他人----因为培养这种话语更容易,因为保有权利总是让人感觉在前进。

我能在风中站稳,是因为我不是努力尝试站在风中,我说,风就是风。人能受得了地面上的阵阵狂风,所以也能禁得住高空的风。他们没有区别。不同的是头脑中怎么想。

“决定你是谁的最强大因素来自你的内心。”他说,“斯坦伯格教授说这是《茶花女》。想想那个故事吧,塔拉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目光如炬,声音洪亮,“她只是一个穿着漂亮衣服的伦敦人。直到她相信自己。那时,她穿什么衣服已经无关紧要了。”

过去是一个幽灵,虚无缥缈,没什么影响力。只有未来才有分量。

声明:田儿的笔记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<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>摘录


了解世界,融入社会,感受生活,感恩生命